挪威.为何台积电、鸿海都在乎? 大老闆不懂ESG 小心被大股

作者: 时间:2020-05-22外域奇趣227人已围观

今年6月,在牛仔布製造大厂年兴纺织的股东会上,出现一张罕见的「反对票」。

「这种案子会投反对票,很少见!」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保护中心(简称投保中心)专员知悉《今周刊》记者问题后,略感讶异的表示。

时间回到今年6月19日,在全球牛仔布製造大厂年兴纺织的股东大会上,仅有排定一个讨论事项:「取得或处分资产处理程序」修订案,该案以占出席股数89.96%的赞成票通过。」

然而,在这场股东会中,却有一个股东投下了反对票;它,是全球最大、掌管逾8.25兆挪威克朗(约新台币27.82兆元)资产的主权财富基金—挪威央行(挪威银行)旗下的挪威主权基金。

当记者去信询问这位外资大股东何以「罕见地」投下反对票时,挪威主权基金并未给出正面答覆,但在回覆记者的信中附上一个网址连结,连结指向挪威主权基金官网上的「责任投资」页面,而顺着页面往下滑,是挪威主权基金的《全球投票指南》(Global voting guidelines)报告。

在指南的开头,有这幺一段原则性的宣示:「我们的投票原则,着眼于该决策是否有益于公司的长期经营绩效,并能降低与公司的治理、环境和社会实践相关的财务风险。」

「公司治理、环境和社会实践」,英文缩写ESG(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俗称「责任投资」,是一股近年在全球金融圈掀起的投资新浪潮。

用另一把「尺」看投资外资加大力度审视公司治理 

,挪威央行将年兴列入主权基金投资的「观察名单」。当时,挪威央行给出的理由是,年兴在非洲赖索托的工厂出现严重违反人权的情节,包含性骚扰事件、劳工职业健康与安全顾虑等,这些都是涉及ESG投资的指标性议题。

换句话说,长年支持年兴公司派的挪威主权基金,在今年股东会中唯一一个、被认为最不可能出现反对声音的公司派议案中,投下了反对票,时间点恰巧在其将年兴列入观察名单后的第一场股东会,难免被认为,挪威主权基金正「加大力度」检视年兴的公司治理状况。

一位业界人士分析,挪威主权基金持有年兴2.05%股权,整体外资总计约持有年兴11%股权,该案在股东会中反对票数占公司总股数约6%,且反对票皆是「电子投票」,以此来看,挪威主权基金的态度或许也影响到其他外资股东。

更麻烦的是,据年兴表示,在股东会召开前、投票后,这位意外投下反对票的外资大股东,均不曾对这项讨论案与年兴进行事前沟通,也没有任何事后解释。这是事前无从防範、未来也不知如何避免的意外一刀。

这还没完,今年8月,与挪威主权基金合作的人权组织,甚至直接与年兴三家品牌客户签约,若年兴海外厂违反人权的情节未改善,客户必须减少对年兴的订单。

年兴的问题,恐怕也是台湾许多企业主未来必须面对的问题。

ESG浪潮进入转折爆发点国内指标企业积极因应  全球央行跟进助阵

「现在接到的询问愈来愈多……。」谈及台湾过去一年的ESG发展状况时,资诚永续发展服务公司总经理李宜桦观察到,随着ESG议题在全球发烧,台湾企业主的意识也愈来愈高。

挪威主权基金esg反对票股东投资外资公司全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