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P北京学者:民进党两岸政策新争论观察

作者: 时间:2020-08-13能源测评216人已围观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综合研究室副主任党朝胜副研究员在在《中国评论》月刊五月号发表专文《民进党新一轮两岸政策争论观察》。作者表示:“自年初‘总统’选举落败以来,民进党内对其两岸政策的反思与争辩便从未停止过,并且,这一现象也必定会在今后较长时间内一再重複。但可肯定,无论该党对其两岸政策提出什幺样的新表述,做出什幺样的新姿态,其一贯的‘台独’立场仍不会轻易改变。当然,无论是从两岸关係和平发展大局,还是从岛内民众的现实利益看,民进党‘变’总比‘不变’强。”“民进党在两岸政策上出现的一系列新情况、新变化,是两岸关係和平发展局面不断深入的必然结果,虽然我们不能在短时间内对民进党有过高期待,但毕竟已出现了可喜的一步。”文章内容如下: 
   
  “如何调整”是新一轮“路线之争”的焦点 
 继蔡英文在败选报告中提出“好好反省两岸政策”后,先后又有民进党大老谢长廷提出“两岸政策趋蓝论”,民进党发言人罗致政等青壮派“登陆破冰”,每件事情都引起岛内外高度关注,并在党内引发阵阵路线转型的争论。虽然声音很杂,但归纳而言不外乎以下两个层面。 
  “要不要变”之争 
 除苏系声音较小外,蔡系、新系、谢系,甚至部分扁系人马都认为,民进党要想重新执政,就得调整两岸政策。而仅有基本教义派,如前党主席姚嘉文,台湾社、北社等民进党週边组织骨干吴树民、陈昭姿,前陆委会主委吴钊燮等认为,民进党败选后对两岸政策检讨,就像“输了之后还拿刀子往心里插一刀”,民进党若调整两岸政策,甚至向国民党靠近,将变成“山寨版国民党”,不但会自失立场,也难争取到更多选票。不过,从此次争论的声势看,两岸政策“要变”是该党的主流声音。 
  “怎幺变”之争 
 虽然党内主流认为民进党的两岸政策应该要变,但在如何调整的问题上又可归纳为两派不同意见。 
 一派以蔡系、新系多数的立委、学者及部分县市长为主,主张对两岸交流应“立场坚定”、“态度友善”、“论述弹性”。其主要立论依据是:1、民进党此次败选与党的“主权”立场没直接关係,甚至国民党也开始接受“台湾前途决议文”的内容;2、“台湾前途决议文”已将党的“主权”立场说清楚,而“九二共识”与民进党既有价值矛盾,“即使现在接受,别人也根本不会接受”,相反甚至还会造成传统支持者分裂;3、若继续“反中”、“锁国”,会吓跑中间与经济选民,不利民进党重新迈向执政之路。 
 另一派以谢系、部分新系成员、许信良,及郭正亮等学者为代表,他们认为民进党要想胜选就必须调整既有立场,彻底转型,包括可以修改党纲,接受中华民国宪法,在两岸政策上缩小与国民党差距,进而与国民党争夺选民。其主要理由包括:1、国际秩序中的“一中框架”已成型,台湾没有“法理台独”空间;2、如果不对“台独党纲”与“台湾前途决议文”做必要处理,可能永远拿不到45%以上的选票;3、若能放弃“台独”包袱,未来便可与国民党在选举时紧张围绕内政议题竞争,加上选举中“独派”会自动回流,民进党重新上台的机会更大;4、今后两年没有重大选举,这是民进党路线调整的最好时机。 
 需指出的是,在“怎幺变”之争中持前种观点者居多,即,民进党内主流一方面认知到,必须正视大陆因素和两岸关係,并与大陆密切交流交往,另一方面,又不能改变对台湾“主权”、“尊严”的坚持。 
   民进党政策转型的推力与阻力并存 
 日前民进党内出现新一轮较大规模的两岸政策之争,与当前岛内外的整体环境密切相关。 
  当前形势让民进党面临越来越大的转型压力 
 首先,大陆长期坚持和平发展路线,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巨大成就,严重压缩了“台独”分裂势力在岛内外的空间,民进党继续“逢中必反”只会离重新执政之路越来越远。其次,岛内社情民意已发生重大转变,这次选举结果也显示,多数选民已用选票清楚表达了他们对“台独政权”重新上台的“不放心”。再次,国民党已从两岸关係和平发展中获益,今后,无论是基于政策理念还是选举利益,他们都会继续密切两岸关係,若如此,民进党重新上台的环境更加艰困,如不调整,只能做“万年在野党”。 
  民进党目前进行政策转型仍有不少阻力 
 除了其一贯的“台独”思维之外,还有一些重大的干扰因素让民进党的两岸政策在2016年之前都难有实质突破。一是党内权争机制不利于新思想出现。公职选举需要中间选民,党内权争又要借助基本教义派,这是民进党内的政治游戏怪圈,也是该党台面人物对两岸政策立场表里不一,各种选举场合表现不一的根本原因。二是岛内蓝绿二元选民结构让民进党担心失去现有近45%的选票,而不敢轻易尝试转型。因为十多年来,民进党对选举一直奉行这样一种思维,选举时只有要先“固本”之后,才可再“扩张”。三是,民进党内目前缺乏有胆识的新领袖。谢长廷受困于“退出政坛”的诺言而影响力有限,苏贞昌、蔡英文都不敢得罪基本教义派,其他人能力、资历、声望都不够,这决定了民进党在两岸政策上难以大开大阖。四是当前政策转型的时机并不完全成熟。目前,民进党内正在进行党主席、地方党部主委等从上到下的党职选举,未来2-4年,又将进行一系列公职选举党内选初提名,这都是党内权力斗争最激烈的时候,有意争夺党内主导权者自然会担心基本教义派而不敢提出一些有重大突破的两岸政策主张。这也是曾有“苏修”之称的苏贞昌此次不愿明确表态的主因。五是,美日等国内的反华势力虽鼓励两岸和平交流,但不愿两岸在政治上走太近,甚至希望岛内继续存在一股较强的“台独”分裂势力。 
 当然,重新执政是曾享受八年权力滋味的民进党人的最大梦想,而要想重新执政,就必须向主流民意靠近,争取多数选民认同,因此,儘管内外阻力重重,该党内有权力欲的台面人物还得要接受现实,争取转型,或至少要让选民感受到它有转型的意愿。 
   民进党政策转型的空间有限 
 虽然调整两岸政策是民进党重新执政的必要前提,但基于民进党的本身特质,以及上述多重因素的综合作用,外界也不能对其调整幅度有过高期待。这可从民进党两岸政策调整所涉及的“宪政”与“实务”两层次来看。 
 “宪政”层次:极可能对“台独”主张重新包装,“借壳上市” 
 民进党现有基本价值及选民基础,决定了它目前很难接受“九二共识”和“中华民国宪法”中的“一中”框架。民进党内主流日前强烈反弹“一国两区论”,其实就是这一思维的惯性反应。然而,历经李登辉陈水扁主导的多次“修宪”,“中华民国”称号其实已被那些较“务实”的“台独”分裂势力当成“台湾共和国”的新包装,民进党对“中华民国”已有较高的接受度。其1999年“台湾前途决议文”便是对这一现状的充分展现。然而,在经过陈水扁执政八年期间不断推行“制宪正名”的“急独”路线和蔡英文任党主席四年期间不断推行“逢中必反”的激烈做法后,岛内民众对民进党是否能够接受“中华民国”再次产生很大疑虑。因此,今后不排除民进党为了对付民意压力,将陈水扁、蔡英文、施明德等绿营人士都讲过的“中华民国是台湾,台湾是中华民国”写入新的决议文,以做出重新回归“中华民国”的姿态,这样,既能迎合绿营所坚持的“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又能迎合岛内多数民众对“中华民国”的认同。当然,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民进党仍不敢废除“台独党纲”,仍会继续坚持“台独”立场,“主权”仍将是民进党“打马反中”的主要武器。 
 “实务”层次,在两岸经贸交流方面可能趋向积极,在两岸文教交流领域则可能依然相当保守 
 一方面,随着两岸经济联繫越来越紧密,继续干扰ECFA等两岸经济交流合作事宜,只会与岛内主流民意越走越远,吓跑中间与经济选民,因此,民进党最可能在此方面做较大调整,除了不再公开大肆反对ECFA等之外,甚至可能鼓励党籍县市长等党公职与大陆交流沟通,不仅不会回避经济合作事宜,而且还可能在对大陆的呼吁也逐渐从“中国”改为“中国大陆”或“大陆”。民进党在2月份的选举检讨中强调,要不断强化两岸政策的务实与温和路线,并在更深入研究大陆变化及对台战略的同时,展开双向交流,摆脱反中、“锁国”等印象,其立足点也在此。另一方面,虽然两岸文教交流将成为两岸之间的下一个热点,但因这种交流势将逐渐消融“台独意识”,并会激发岛内民众的中国意识,这与民进党的一贯主张与选举利益相悖,因而也可肯定,民进党对两岸文教交流的立场将会相对保守,有时甚至还可能上演激烈对抗的戏码。 
 不过,“宪政”是根本,“实务”是枝叶。因此,民进党即使今后有所变化,更準确地说,这只是一种策略调整,而非真正的路线转型。当然,如果民进党继续坚持“一边一国”,继续否认、反对“九二共识”,也必会让其两岸政策调整的效果大打折扣。 
   民进党两岸政策调整的影响 
 其实,无论是民进党内对两岸政策的争论,还是民进党真的对两岸政策进行某种程度的调整,都足以说明民进党内已经出现新变化。同时也不容否定,无论其两岸政策是否会出现实质调整,民进党的“变”总比“不变”强,且必将两岸关係的发展产生较深远的影响。 
  将在客观上减弱两岸关係和平发展的阻力 
 较长时间以来,民进党一直都是岛内干扰破坏两岸关係深化的最大阻力。然而,无论是当前的党内争论还是已经出现的些许变化,这一切都足以证明,民进党已经认识到“台独”之路行不通,基于重新执政的需要,它已开始反思并着手调整“逢中必反”的路线与作法。如果作为反对两岸关係和平发展的最大阻挠力量的立场都能发生变化,这不仅将给希望享受两岸和平红利的岛内民众带来更大的福音,也必将给两岸关係带来更多的机遇,更重要的是,对亟需巩固和深化的两岸关係和平大势而言,不可谓不是可喜的一大变化。 
  有可能对国民党大陆政策形成新的竞争推力 
 过去四年,国民党马当局在推行“开放的两岸政策”过程中,总会遇到民进党的各种阻挠,“倾中卖台”是其始终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现在,就连民进党也重新反思,并确定要採取温和、务实的两岸政策,这对化解岛内部分民众对两岸交流“速度过快”,“可能会伤害台湾主权”的担心,进而减弱国民党马当局对被“扣红帽”的顾虑无疑有相当大的助益。更有甚者,如果民进党真能有所调整,则国民党还将失去其在两岸政策中“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垄断优势。民进党在两岸路线上越温和务实,国民党在两岸经济交流合作政策上的相对优势便越不明显,对中间与经济选民的吸引力便越不强烈,在选举中的优势便越来越小。因此,届时甚至不能排除因两党竞争而产生民进党逼着国民党在两岸关係再迈大步的所谓“倒逼机制”的新局面。 
  有利于国际社会更加準确地了解岛内民意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以民进党为首的反对势力总是在美日欧等国家和地区散布岛内民意对两岸交流有反弹的声音。虽然国际主流对此并不相信,并一再鼓励两岸之间进一步改善关係,但还是让一些西方反华势力常以此为藉口,或明或暗地支持岛内“台独”分裂势力。然而,在民进党发生新变化之后,国际社会更应确信,不断巩固和深化两岸关係和平发展局面符合岛内主流民意,是大势所趋,他们只有顺应这一潮流,才是真正尊重海峡两岸人民的意志,他们也才可能更多地从两岸关係的深化发展中的获取更大利益。当然也不能排除,随着两岸关係的更加密切,那些依然抱有“冷战”思维的反华势力也可能因此更加紧张,从而继续给“台独”分裂势力以错误的信号,增加两岸关係和平发展的国际干扰因素。 
 总之,民进党在两岸政策上出现的一系列新情况、新变化,是两岸关係和平发展局面不断深入的必然结果,虽然我们不能在短时间内对民进党有过高期待,但毕竟已出现了可喜的一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