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P吴子嘉苏、谢合作突破两岸困局

作者: 时间:2020-08-13能源测评379人已围观


 美丽岛电子报29日刊出吴子嘉专文指出,民进党败选二O一二,最关键的原因就在两岸议题丧失民心,而当初蔡英文的败因,自然成为苏贞昌上任后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因此,未来两年,苏贞昌必须设法让「中国事务部」不再只是虚有其表,让「中国事务委员会」能发挥实质战斗效能,而依照当前局势来看,苏贞昌势必得在两岸议题上广纳各界好手,其中,接受许信良的政见,将「中国事务委员会」改名为「两岸政策委员会」,并且由提出「宪法共识」的谢长廷担任主任委员,就是展开民进党「两岸破冰之旅」的第一要务。
 要拟定民进党版的中国策略之前,必须先釐清国、共目前的态度。首先,中共对台政策主要有「三手策略」。第一手,是不断建构「一中框架」对台施压,主要是由国台办主任王毅不断重申「要在认同两岸同属一中、维护一个中国框架这一原则问题上,形成更为清晰的共同认知」,显示中共并不满意「九二共识」这种模糊式的处理方式。
 尤其,王毅四月间赴美访问,与美国涉台官员、智库广泛交换意见,并且明确要求美方在两岸关係的和平发展过程中「继续发挥积极作用」,显示中共是期望美方在「两岸一中」的问题上能有所作为。
 因此,面对马英九在连任就职所发表的演说,必然让中共感到失望。因为,马英九仍是延续四年前的基调,强调两岸同属中华民族,并在中华民国宪法架构下维持「不统、不独、不武」现状的论述。试问,当中共连「一国两区」都无法接受时,又怎幺愿意接受「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这显示马政府与北京当局已存在显着的期望差异。
 只是,中共儘管不满意,但比起民进党执政时代的惨痛冲突经验,也只能暂时勉强接受。所以,面对马英九「只经不政」的态度,中共选择顺手推舟,在经济之外同时推行「文化交流」,在政治与经济的中间地带,寻找第三种模式,让两岸的交流在文化的润滑下,能够不那幺的「硬着路」。而这,就是中共对台的「第二手策略」。
 当然,中共的目标还是「先经后政」,认为未来终究得展开政治议题的谈判,遂大规模为台湾企业、民众创造有利条件,而这就是準备展开的「第三手策略」。
 若把「三手策略」化为实际作为,也就是在马英九第一任期内,中国大陆即派出众多专业领域和省市长访问团,加强对台採购与经贸合作;近期,当马英九确定连任后,又立即重启各省市的参访团,不止国台办副主任郑立中来台,在马英九连任就职后的隔天,叶克冬更深入中南部各乡镇走透透,直接与基层民众搏感情。
 不可讳言的是,北京这套作法,无非是希望能够逐渐终止由国民党垄断的「两岸交流渠道」,进而摆脱难以预料的政党轮替,避免两岸关係大起大落,以及蓝绿对立带来的政策执行效率不彰的问题。
 换言之,就现阶段而言,中共为了落实「三手策略」,未来仍将继续与国民党保持友好关係,让台湾愿意「开门迎客」,好让中共官员和企业能够长驱直入,与地方民众建立沟通管道。
 所以,当中国大陆方面尝试强化与民间直接沟通的同时,必然无法忽略与民进党的存在。尤其,在历经二O一二年的败选后,民进党内部开始反思本身中国政策的捉襟见肘,因而不得积极思考与中国大陆交往的必要性。
 在民、共都认为有必要交往、互动的新局面下,这就是苏贞昌的机会之窗,只要能够「藉力使力」,预料将能顺势对民进党的两岸政策进行大破大立的改造。
 问题是,目前北京的涉台部门即将面临重大人事改组,国台办主任王毅将上任国务委员,几位副主任也因为年龄的问题即将退休。所以,在接任者尚未明朗的情况下,涉台工作必然不会轻易出现突破性的转折。
 另一方面,中共新领导人接班之后,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主要力量也将会集中在完成人事布局、巩固权力结构。至于对台工作势必不会成为首要处理的任务,当然也不会主动作出突破性的决定。因此,现阶段的民进党,最好别寄望中共能够释放出多少善意。
 不仅如此,熟悉内情的人都晓得,中共爲了避免现阶段让外界产生「民、共交流」的印象,始终严禁三人以上的民进党人士组团访问大陆,仅允许个别民进党人士以私人身份登陆,而这一项不公开的限制,直到今天都没有任何改变的迹象。
 国民党显然也是阻碍民、共交流的根源之一。据了解,近期以来,国民党在与中国大陆交往的过程中,不断私下灌输「民、共交流」会让国、共关係倒退的观念;尤其,当大陆邀请民进党人士访问时,国民党经常透过层层管道进行杯葛,甚至提出警告,扬言如果中共与民进党关係变好,将会导致国民党在二O一六年失去政权。
 坦白说,国民党的策略,确实对中共产生一定的效果;毕竟,目前两岸合作模式虽仍有改善空间,但至少还算平稳,如果中共因为与民进党交流而得罪国民党,恐怕会陷入「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窘境,甚至可能引发国民党以台湾民间的力量来实施报复。
 面对国民党的杯葛,民进党若无积极作为,必然会继续往边缘化的道路前进。但危机就是转机,如果民进党能反向思考,看穿国民党「百般阻扰」背后的恐惧,那这就会是民进党寻求突围的契机。
 因此,苏贞昌上任民进党主席后,因为体认到两岸情势的瞬息万变,遂选择在当选第一时间,就抛出恢复「中国事务部」、筹设「中国事务委员会」的想法,在在显示新任党魁对于民进党两岸议题的企图心。
 只是,从过去历史观察,苏贞昌是一名战力十足的执行者,却不是一位具有高度创新、突破性能力的政策论述引领者。因此,在他提出「中国事务委员会」的概念后,最关键的挑战就是「找谁来领导民进党的两岸事务」。
 必须说,在担任高雄市长时就尝试前往厦门访问的谢长廷,他提出的「宪法共识」概念,确实是目前民进党内「相对可行」的两岸论述;而且,相对于已经当选党主席的苏贞昌而言,谢长廷目前除了担任民进党中常委之外,并无其他的职务在身,若能由他带领「两岸政策委员会」,自由身的他,未来确实很有可能前往中国大陆访问,而且比起普通党工,这才真正算是民进党的「两岸破冰之旅」。
 如同许信良所言,对政党主张的真正忠诚,就是让政党顺利执政;任何会妨碍执政的主张都必须修正,否则一个不能执政的政党,说再多主张,最终都只会沦为空谈。
 因此,苏贞昌必须体认到民进党缺的其实不是论述,而是一套行动策略。在未来两年,他如何解开党内天王间的心结,打破苏系一贯的排他性,让两岸政策委员会能成为一个「多元有机体」,将攸关他本届主席的历史定位。

相关文章